云南支教手记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21-3-3 11:10:54 |发布者:信息部赵燕燕 |查看:428 |回复:0

支教转眼就结束了。


    七月双柏正值雨季,离开时阴雨绵绵。还记得刚到云南,看见广告牌大大地写着——云南是小瑞士、小新西兰、小马尔代夫。我和同行的伙伴聊起来,云南的风貌不输瑞士,经济却落后太多,很是可惜。这里的教育资源分配极不均衡,而作为支教老师,只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竭尽全力。


    一年的时间实在太短,我们所做的也实在绵薄,如果真的有贡献,那可能只是给孩子们开了一扇看向外面世界的小窗。洒下的水露,和孩子们渴望甘霖的精神田野相比,只能是杯水车薪。


    这让我不想把我们的工作和“光辉闪耀”的伟业相提并论,也不喜欢将自己的支教经历和多大的情怀捆绑,我们只是在一天一天、步履平常、一丝不苟地做着一名老师应该做的事情,我为无法长期留在那里而感到怅惘和内疚,但与孩子们一天天虽平淡但用力的相处,多少减淡了我内心的焦灼,让我有心情感慨,这里的山水和人,很多时候显露出无与伦比的美丽。


    驱车前往县里,离开昆明就能看见连绵的高山。云南气候好,风景绝美。每天的云都好看。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jpg



双柏的云


    我们到双柏县下的鄂嘉镇担任中考监考时,驱车跋涉连绵近三小时的山路。一路听老师讲山村里的奇闻逸事,边讲边指着这里是哪位同事的家乡、那里又住着民族班的哪位同学。我从山上俯瞰鄂嘉镇,拍下这两张照片。


    我在双柏县妥甸中学工作。最初到妥甸中学时,感叹它仿佛布达拉宫。八百米操场,篮球、羽毛球乒乓球场地俱全,舞蹈教室有一扇明亮宽大的镜面,音乐教室里放满了古筝和电子琴。教室里的投影、触屏黑板也是我从小到大没有用过的,并且硬件设施还在持续更新。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3.jpg


妥甸中学


    短短几天时间,我就意识到这里的学校和我所经历过的中学大相径庭。


    我被分配教英语,两个班,九十四名学生。校长委我重任,托付给我一个民族班(火箭班)和一个普通班。我自信我可以教好他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我从四五岁开始接触英语,小学二年级开始正式学习,但在那之前已经耳濡目染了几年,加上勤奋努力,每堂课认真记笔记,课后完成作业,经过几年的积累,到初中时已经达到一定水平。


    对我而言,一直到大学毕业,英语是我最喜爱的一门课,并且对它的喜爱启发我去学习其它外语、探索陌生国家——这是一条循规蹈矩的道路,我相信只要学生们按照我的方法,一定可以像我一样学好英语。


    没有想到,我的经验,反而是一个陷阱。孩子们有相当一部分从初中才开始接触英语,有几位26个英文字母还没有认全,认识音标的更是屈指可数。学校课程安排紧,每月一考,还有期中、期末考试,没有办法放松教学进度。学生又从早到晚都在赶新课,落下这么多年的基础,实在难以补齐。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4.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5.jpg


课件上用了小青蛙,就在学生的作业和课本上看见了小青蛙


   我为课堂纪律发愁,愁得头发一大把一大把地掉。我不是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无法管住调皮的学生,而学生们,他们很多人也不是故意调皮,是从小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很多人也确实不知道读书有什么用处。在小小的他们浅浅的心里,读书并不能改变命运——得知这个结论后,我深深地被刺痛了。他们出生的地方、成长路上接触的人情风物,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人生走向。


    我会花几个小时备好一堂课,塞得满满当当,期待他们和从前的我一样安静专注地听课、记笔记。事实上,我在讲台上声嘶力竭的,却是——“不要讲话了”“不要啃芒果了”“把睡觉的同桌摇醒”“再讲话出教室”——我作不出凶恶的样子,学生都聪明,从来不怕我。因此我的英语课,更像是他们在给我上课,让我不停地做实验,看到底怎样才能管住他们的纪律。


    我的晚自习在周日。在妥甸中学,晚自习是要上课的。周日的晚自习,学生刚收假回校,没有人想要听课。有一次,教室里没有一个人在听我讲话,他们各自聊天聊得投入,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听不见我叫他们的名字,甚至没有注意到我为此生气。我于是愤怒地说:“下节课我不上了,想听课的自己来我办公室,不想听课地在教室想干嘛干嘛”,讲台下竟然是一片真诚的欢呼声。


    我沮丧地回到办公室,心想,教室距离办公室也远,不会有人来找我的。上课铃响,过了五分钟,他们站在办公室门口往里探脑袋,竟然全班都来了。我想象他们排着队从教室里像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走过来的样子,反思自己是不是过分了。我让他们在办公室找地方坐下,他们围成一圈,我上课。没有人讲话,都认真地听,记笔记,跟着读。那可能是我上过的效果最好的一节课。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6.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8.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7.jpg


学生列队


    我给他们放过两次电影,《飞屋环游记》和《驯龙高手》。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初中生的时候,这些电影极大启迪了我对英语的兴趣。我的学生们对英语并不是很敏感,但也会有一两位能捕捉到其中的只言片语,兴高采烈地喊出来。


    我还记得教他们Hiccup(打嗝,同时也是《驯龙高手》主人公的名字)这个词时他们快乐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教学进度允许,我应该每周都给他们放电影。这是我很后悔的事。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9.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0.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2.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1.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3.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4.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5.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6.jpg


    双柏县的学校管理十分严格,学生六点半走进教室开始早读,晚自习则到夜里十点,大部分学生都住校,周六早上回家,周日下午再回到学校;高中生则更辛苦,每周只有周日下午能放四五个小时的假。即便如此,他们的成绩也未见得更优异。我常常思考这是因为什么,我又能做些什么。


    我的学生们有各自的性格,各自的兴趣爱好,我很喜欢他们这一点。我的一些学生很喜欢画画,在课上听着听着就走神了,拿着笔在课本上专注地画起来,旁若无人,自得其乐。我真希望他们严整而紧张的生活中,能多一些这样的快乐。


    和学生一样,比起上课,我更喜欢学校开展文艺晚会、运动会。我负责学校的微信公众号,编辑推送时,想到这可能是乡下田间地头的家长们了解远在县城读书的孩子们学习生活为数不多的方式,会感到肩负重任。我喜欢在举办活动时给学生和老师们拍照,比起规训氛围浓重的课堂,他们在舞台和操场上更能展现出快乐又自然的一面。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7.jpg


    回到江苏,米线少见了。每天早上,上完早读课,我会在妥甸中学的食堂吃米线。妥中的米线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米线,别的地方很难找到比它更美味的了,可惜无法详述它的味道,也无法让亲友品尝到。这一年的记忆,很多以这样的方式,深深地刻在味蕾上。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8.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9.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0.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1.jpg


    学校的老师对我们非常好。我内向,不擅长说话,学校的老师们还认为我不易亲近。这一年我也改变了许多,从听到老师们浓重的乡音一头雾水,到可以成为半个“翻译官”,最后几个月,我也乐于主动和老师们聊天,听他们的故事。


    去鄂嘉监考时,我和妥甸中学的音乐老师苏老师同吃同住。她说,她的儿子和我差不多年纪,在上海工作。为了多攒点钱支援孩子的生活,她每天下班之后会给学生上钢琴课,七十元一小时,周末两天全天也给学生上课,寒暑假也是。所以全年基本没有几天休息。


    我生活在江苏小城市,在我小学的时候,一节琵琶课就要一百五一小时,我一边长大,琴课价格一边涨高,现在估计已经要两三百,钢琴价格更贵。又有一次,在学校连续忙了几天办文艺汇演,结束当天已经是晚上十点,学校老师们拉着我们一起吃烧烤——双柏实在好吃——他们说,都已经习惯了凌晨睡觉,五六点又起床去学校。我心里难过,他们实在是太辛苦了。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2.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3.jpg


    有一天,班上一位乖巧的小姑娘跑来用方言对我说,老师,我要谢谢你,这次考试我进步了好多。过了一会,一位男生跑来炫耀似的对我说,老师,我这次比上次多考了十分!班上有一位学生从来不听课,并且总是捣乱,有一节课我讲到鲸鱼,顺便讲了鲸落、鲸爆,不知道为什么,他听的好认真,整堂课都在认真记笔记。


    我喜欢在课上给他们看各个国家的食物、拓展课本上的童话故事。印象最深是讲马丁·路德金那一课,全班读课文(其实是全班在一起吼),声音整齐洪亮,震耳欲聋。是因为这些瞬间,我感到自己工作的那些不曾预料到的意义。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4.jpg


    孩子们聪明、天真、善良,和出生在发达地区的孩子们无异,但他们的成长环境却如同沉重带刺的枷锁,在不知不觉中局限了他们能看到的世界。当地的教师们非常辛苦,我们的教学工作更多是对他们的辅助,似乎只是打打下手,却每每赢来他们溢于言表的尊重,让我常感受之有愧。


    一次和带我的师父闲聊,她忽然提到,孩子们非常喜欢我们,有时候我们的话,他们会记很久很久,也会模仿着我们的言行。比如支教队友李浩冉老师习惯在胸袋上插着一支钢笔,而班上的孩子们渐渐就都添置了钢笔,开始一笔一划地认真书写。


    师父还讲到:“其实对很多孩子而言,他们的学习情况,无法让他们考上普通高中,也无法继续进入大学深造,可能要早早踏上社会,但在他们并不算多的受教育年份里,我们陪他们度过的一年会是闪闪发光的,会是他们日后迷茫时的念想和方向。也许,和他们的相遇,也可能部分改变着他们与世界相遇的方式。”


    我的师父说:“人对人的影响是无法预料的,因为人的际遇本身就是无法预料的。如果日后注定要早早经受社会的风霜,那么,早点在他们心里埋下一颗‘对’的种子也许是最好的方式,而播种这件事情,没有谁比更年轻、更温柔也更心藏浩瀚的你们合适。”我听到,一时无言,但笼于心间的迷雾,已渐渐消散。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5.jpg


云南支教手记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6.jpg


    所以,有意义的话,无论看起来是大是小,就坚持下去吧!“意义尚未到来时,或许过程的坚持更重要”,南大支教团22年的薪火相传如此,云南分团11年的弦歌不辍如此,双柏分队7年的耕耘不息亦如此。


    就像远方和远方的人们,都与我们有关,都映在我们的眼眸里、藏在我们的手心下、凝在我们的笔尖上、融在我们的足音中。


作者简介

邹瑜:南京大学商学院学生,曾赴联合国实习,第21届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服务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妥甸中学。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青年志愿者”,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21-4-16 21:34 , Processed in 0.065513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