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留学生|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21-3-29 07:39:27 |发布者:信息部彭慧慧 |查看:362 |回复:0
志愿者访谈  
       有一种青春叫“我在边疆支教”。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广东、重庆、新疆、福建、浙江、山东、贵州……
  他们身份多样,应届毕业生、“社会打工人”、“奶爸辣妈”……
  他们都有同一个梦想——去边疆支教!
  青春如棋,落子无悔!这些去支教的年轻人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一起来看看吧!

  从繁华都市到祖国边陲,
  从海外留学生变身乡村教师,
  从独生子女到能够独当一面,
  他在祖国边疆挥洒青春。

疫情下的留学生 | 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微信图片_20210329074230.jpg


百仁慈爱2020级志愿者、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研究生



说在前面

  教育对于边远山村孩子们的未来至关重要,但在这里却时常容易被忽视。文化水平低、生活习惯不同,甚至是普通话不标准等因素导致很多尝试走出去的人最后不得不再次回到这里。

  作为一名志愿者,我有时觉得很无力,因为我不知道这些孩子的未来究竟会如何。但面对这个“看不见的箱子”,我时时告诉自己,一定要竭尽全力去帮助他们,影响他们,让他们学会独立思考,并付诸行动。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破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前往德国继续求学的计划也因疫情的暴发而搁浅。

留在国内,我该何去何从?
  重新申请学校?重新找工作?还是回到原岗位上继续之前枯燥乏味的工作?我想了很久也没能下定决心。
2020年5月,一则新闻刷爆了我的社交网络,“中国人均年收入3万元,但是有6亿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

疫情下的留学生 | 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微信图片_20210329074244.jpg


截图自“中国政府网”*音官方账号



  这则新闻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带给我强烈的震撼。我突然意识到,我对自己的祖国真的一点儿都不了解!不了解自己的国家,我为什么还要走出去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心底有个声音在喊:“去真正地了解中国,去那些偏远的地方看一看,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

  一次和朋友聊天时,他讲到了支教,侃侃而谈的样子,言语中流露出的那份怀念,让我对支教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是怎样的一段生活、一段经历能让一个人如此念念不忘?

  于是我开始在网络上搜集支教的相关信息。在众多的支教组织中,百仁慈爱支援边疆教育的愿景和对志愿者有力的保障吸引了我,经过严格的层层筛选与考核,我如愿地成为了百仁慈爱2020级支教志愿者当中的一员。

  2020年9月,我来到了位于云南省金平县金水河镇的期腊小学,开始了向往已久的支教生活。


疫情下的留学生 | 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希腊小学.jpg


期腊小学



疫情下的留学生 | 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我的课堂.jpg


我的课堂



  也许是因为“新老师”的身份,开始上课时孩子们还有些忌惮我,我的第一堂课很顺利,并没有出现让我惊慌失措的场景。

  但时间一长,我发现孩子们就变得不再“老实”了,平时表现很好的孩子,一到做作业、交作业的关键时刻就 “掉链子”。总能找到各种理由“推脱”,有时甚至连人都找不到。

  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暴露:
  校园不是只有欢笑,打斗、争吵、霸凌随时可能发生......
  孩子们没有学习意识,在他们眼里学习不如干农活重要......
  家长不是人人都负责,离家出走的母亲,只干农活脾气暴躁刻板的父亲......

  和很多初来乍到的支教老师一样,我的一腔热血被“泼了盆冷水”。

  但看到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听见一声声稚嫩的声音喊着“老师怎么做”“老师怎么办”的时候,一种要帮助他们的冲动给了我继续下去的动力。

  我开始思考,尝试着从一点一滴帮助他们改变。
  我向老一辈志愿者讨教锻炼孩子注意力的方法;
  开设“数学增强课”,把满操场疯跑的学生们找来和我进行数学题“对垒”;
  和观念落后,要把学生带离课堂的家长据理力争;
  面对“问题学生”,我一趟趟家访和家长沟通,一次次和孩子聊天......

疫情下的留学生 | 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作业.jpg


检查作业



疫情下的留学生 | 我选择去边疆支教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家访.jpg


去学生家家访




  渐渐的,我看到孩子们开始对学习提起了兴趣,看到他们开始愿意在作文里、在谈话间向我袒露心事,这让我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作为支教老师,爱和陪伴是我愿倾尽所能给予他们的,但我更愿再多了解他们一点,再走近他们一点,再认真倾听他们一点。因为在山色和云海之间,可爱的孩子们是我眼里的第三抹绝色。


  我的支教生活几乎被学生填满。这种强度有时比读硕士最累的阶段还辛苦,甚至比AI工程师的工作强度还要强上几倍。但是支教让我得到内心的满足和充实,这些足以消除身体上的劳累。


  2021年的春节回家,母亲烧了一大桌美味的年夜饭,和父母久坐聊天时,我却不禁想起了山那边我的学生们。“小长锋现在在干什么呢?他的妈妈回到家给他包饺子了吧;小翠萍妈妈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小翠萍是不是也能够吃饱饭,再不会因为饿肚子而难受了……”多么希望能和他们分享我的一切。

  使人成熟的,不是岁月,而是经历。我始终相信这句话。一年的支教生活已过大半,孩子们学习和生活上的转变是我最开心也最有成就感的。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过:“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我也希望在我与孩子们的相互碰撞中,摩擦出更多更耀眼的火花。

  一方净土,两寸粉笔,三尺讲台,数个学生,这就是光芒万丈。离开城市的喧嚣和复杂的人际关系,抬头是一望无垠的田野和远山,耳边是孩子们追逐嬉闹的笑声,这是我最满足、最幸福的时刻

转载自百仁慈爱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21-4-16 23:05 , Processed in 0.24041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