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17-5-27 13:42:02 |发布者:信息部陈小花 |查看:1284 |回复:0
作为云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我和伙伴们正在全国唯一一个独龙族聚居地独龙江乡支教。独龙江乡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不过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独龙族民间俗语:“桃花开时有大雪”。这或许和独龙江乡位于高黎贡山脚下,又在印度洋季风区和太平洋季风区交界处有关。
3月9日,山脚的桃花正烂漫,山顶却下起了大雪,从县城通往独龙江乡的公路也因此封闭。2014年独龙江隧道的贯通,终结了独龙江每年大雪封山半年的历史,近两年纵使封山,也只是三四天。没想到今年的大雪,让独龙江封了近半个月。
起初大雪只落到半山腰,我和高老师支教所在的龙元小学在山脚,并没有见到雪的影子。惊喜的是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就听到小朋友们在校园里欢呼“下雪啦!下雪啦!”立马推开窗户,只见鹅毛大雪翩翩落下,白色的雪、粉色的桃花、青绿的独龙江,美得令人窒息。情不自禁地伸手接一片雪花放进嘴里,立马感受到它的清凉。打了个冷颤,赶紧套上衣服,冲进雪里和小朋友们狂欢:打雪仗、堆雪人、一起去看桃花、在雪地里踩脚印……
大雪带来了欢乐,也带了一些麻烦:断电、断信号、断粮……不过哪怕没有大雪,龙元小学附近也常有泥石流滑坡发生,这种“三断”生活,我们早已习以为常。断电就多准备点手电筒和蜡烛、学着烧火做饭;断信号就围着火塘聊聊天;断粮就在每月初把这个月孩子们和老师要吃的食物备足,无非是到了月末吃不到新鲜的蔬菜,得吃几天土豆、粉丝、咸菜、罐头之类的将就一下。
老实说,如果没什么意外,老老实实在学校待着,大雪封山对我们的影响其实并不大,日子和往常差不多。
麻烦的是我和一个小朋友偏偏在大雪封山时病倒了。村子里医疗条件非常有限,如果满分是100分,我只能给21分,20分来自能治发热感冒的村医,1分来自村里懂一点草药的巫师。大雪封山时,唯一的也是医疗条件最好的地方就是乡卫生院。
不知什么原因,一觉醒来我的脸肿的和猪头一样,吃了过敏药也没用,还有些心慌气短,赶紧动身去乡里看病。本来村子里就没几辆车,山上大雪,村民大多上山去找自家的独龙牛了,车就更难找,找了好久才出发。一路上司机开车,我帮他看着落石,遇到塌方路段一起下车搬石头,好不容易到了乡卫生院,医生简单看了看说:“拿不准病因,得抽血化验才行,但是乡里没条件验血,得到县里才行,现在大雪封山出不去。你如果愿意,我给你打一针抗过敏针试一下”。没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幸运的是我打了一天针,第二天就好了许多。
生病的小朋友就没那么幸运了。有一位小朋友饭后腹部突然不断抽搐,疼的直流眼泪,她家又住在一个离学校很远,不通公路并且没有信号的村子。我们赶紧一边请人徒步翻山通知家长,一边带她去乡卫生院看病,医生用听诊器简单检查了一下,开了一瓶治疗肠胃炎的药,就让我们回来了。吃了药,可怜的小朋友还是疼的翻来覆去。第二天家长匆匆赶来,再次将小朋友带去就医。大雪封山,依然只能去乡卫生院,打了整整一个星期治疗胃病的针水,小朋友都没有好转。直到大雪融化,出山到州府检查,才发现是肠道感染,并且因误诊感染范围已经扩大,在医院治疗了近半个月,小朋友才痊愈。
一年西部行,一生西部情。志愿者们愿以时光为笔,将最美的遇见记在心上;也愿用岁月作笺,将一路的芬芳珍藏。这场大雪虽然寒冷刺骨,但正是他们为独龙江的大雪天点燃了一把熊熊烈火温暖了人心,照亮了黑夜。

(云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彭方铖)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18-10-18 08:32 , Processed in 0.051178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