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17-7-3 16:07:39 |发布者:信息部陈小花 |查看:1514 |回复:0

下午刚刚放学时,一个小女孩儿走到我面前,拉了拉我的衣角。我回头看她,白皙的面庞,干净的粉色上衣,扎着一束整齐的马尾,用着似乎有些生怯的声音说:"老师,今天去我家好不好?"

一点儿都不远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jpg

那时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让她先到校门口等我,自己折返回教室,翻出刚登记的信息表,在第三排上找到了她的名字——吉林牛西,很可爱的名字。作为一个大苏的脑残粉,又有谁会不喜欢那一句“家在牛栏西复西”呢。

就这样,我认识了我的第一个学生。我们走在学校向西一条新修的公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走着。我们从山坡上爬过去,走过弯弯的小路,牛西的家就在一片花枝缭绕的田埂下。屋子周围桃花正开的鲜明,屋瓦上、墙根下都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残花。初入家门,是一片四方的院子,狗对着生人吠个不停,铁链子哗哗乱响。牛西带我看了她的简陋而整洁的屋子,看了菜花香郁的小菜园,看了地头初生的小牛犊,还有那松树下齐列的蜂房。


一点儿都不远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jpg

临走的时候,我又从山坡的小路下去,牛西站在坡顶望着我,忽然,她向我喊道:“老师,明天还来我家好不好?”我回道:“牛西,你们家真漂亮,就是有点儿远,有空的话,老师还会再来的。”牛西不再说话,我小心翼翼的穿过那磊落的石径回到马路。不经意间回头望去,只见牛西正在坡头卖力的挥着手,口中似乎还在说些什么,可惜我已听不大分明了。

一点儿都不远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3.jpg

又是放学的时候,许多孩子围着我,“老师,到我家去,到我家去!”我正应接不暇,一转眼看到曲比西作站在门口,肩上扛着大书包,似是幸灾乐祸的笑着。我灵机一动,大声说:“停下来,停下来,老师今天要去曲比西作家!”她“呀”的一声跑出教室,几个孩子还是拉着我的衣角,我将他们一一安抚,这才连忙追上。

我问曲比西作:“你们家远吗?要走多久?”她在前面大声说:“不远,一点儿都不远,过了吊桥就是。”吊桥在去往牛西家的那条马路边上,离学校不过一公里的样子。我放下心来,跟着她继续走。

一点儿都不远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4.jpg

经过晃悠悠的吊桥,溪水那边是一片山坡,背靠山坡上有几处人家,破瓦泥墙,形容古朴,我想应该就是这儿了。曲比西作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问她:“你们家不是这里吗?”她摇摇头:“我家在上面呢。”

她敏捷的在山路上穿行,从一块块石头上跳过去,又从低矮的灌木丛中钻出,朝着气喘吁吁的我哈哈大笑,我作势想要追上,她便又一溜烟的跑了。

转出山后,从幽谧的松林小路走过,终于看到了大片平整的田地和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花柳成荫,牛马悠闲,恍然如桃源,依稀是梦境。还未及稍作停留,曲比西作已经远远跑在前面,我也急忙从田埂间笔直的小路追了上去。

一点儿都不远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5.jpg

又经过几处人家,这才看见土桥下一间低矮的瓦房,似有些孤独的簇拥在大山的怀抱里。房子前是一片空旷的土地,入春尚早,还没有耕种。屋后是峻峭的崖壁,中间隔着一条溪谷,一家的衣服就晾在山谷边架起的竹竿上。屋子边堆着整齐的柴束,牲口棚中秸秆密扎扎的漫过窗台,猪就在院子里噗嗤噗嗤的吃食,母鸡也冷不丁啄上几口。曲比西作请我到屋里去坐,我坚持坐在屋檐下的凉处,吹着习习山风,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

黄昏时候,曲比西作送我出来,直到山脚下吊桥边。

“老师,我们家远吗?”她仰着头问我。

“不远,一点儿都不远。”我这样回答她,一如来时她给我的回答。

“我会再来的。”我向她招一招手,转身便走。

过去吊桥不久,忽听到山坡上曲比西作大声喊道:

“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

大山传来了悠远的回声。

——凉善公益阿波觉小学支教老师 陈鑫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18-4-26 07:41 , Processed in 0.104713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