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18-7-5 13:00:41 |发布者:信息部潘婷 |查看:253 |回复:0

1.

      断断续续地计划了一个多月写点什么,在这一年支教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候。只是落笔了好几次,都在中途断了下来,不知道要写什么。好像有很多故事可以说,可它们又太过于私人和琐碎,以至于我不知道写下来之后,读的人能否能够体会到字里行间那些喜怒哀乐。好长一段时间决定不写了,那些回忆就像壁橱里精心挑选的瓷器,一个个摇曳在午后的阳光里。你说要不咱给每一个拍张照吧,可却再拍不出那般精致,不如就让它们静静地摆在那里。亦如故友重逢你好像有好多话要说,最后却发现还不如推杯换盏,“都在酒里了”。


      直到最后一次坐成都回西昌的那班T8865,列车在十点准时熄灯,黑夜里大渡河在身边缓缓流过,下过的雨让河水暴涨,汹涌奔腾在狭窄的河道里。列车窗外漆黑,看不清前路,一年来各种心情在铁轨上轰隆隆驶过,愤懑、委屈、逃离、抵触、平静、心安都一晃而逝,如旷野游魂消失在漆黑的宇宙洪荒里。

      蛮喜欢一个作者的一句话,他说“人长大了,总是会对这个世界和解的”。其实那时河水奔流,乌黑的浪花敲打岁月,适合写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

2.

      我有一个学生,一个小姑娘,住在离县城不远的山里。

      小姑娘属于我那五百多个学生里爱听我课的少部分人,在冬天最冷最冷的时候,半个教室都盖着查尔瓦趴着呼呼大睡时,她还是会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强打精神听你讲课。好几次我都想跟她说,这节课讲的真的不是重点,大早上的课咱不用四十五分钟都端坐着聚精会神的听,老师在那里胡吹海侃也怪不好意思。

      她不。她还带动了身边好几个同学一起听课,一起怯生生地等着放学之后跑办公室来问我题,放假之前跑来问我老师有没有卷子让我回去做啊。


      印象中有件事,上学期的时候讲经纬度,下课之后她来问我说老师上节课没听懂,你下节课是不是十班还有课,我能不能去十班听。

      我当时还挺天真啥也没想,我说好啊,走起啊。

      结果没想到初一的小孩有着意想不到的血性,那时候十班的小孩一上课看到跟在我身后进门的她,立即大声的叫嚷老师她不是我们班的让她出去。一时间半个班的男孩全部激动起来,扯着嗓子用我听不懂的方言呵斥这个女孩。女孩愣在了进门口的地方,她没有怂,涨红着脸跟那群男生理论。她用不标准的普通话不流利地说:“你们凭什么赶我走,这是你们老师,你们老师让我来的,你们凭什么赶我走。”

      我站在讲台上,怒目圆睁,抄起一根棍子,以我平生最大的力气拍打在破旧的实木课桌上,棍子断成两截,发出的声音可以杀死一头恐龙。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我吼道。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愕然。


      自以为在人生前二十二年里我还是一个柔和的人,很少生气,就像夏日里的白衬衣,只会出现在那些充满梦和泡泡的场景里。那一刻嗓子里飙出的音符和音调像是澳大利亚土著的回力标,撞碎那些泡泡,斜斜的撞上天花板,发出嗡嗡的声音。男孩们安静下来,他们开始用蹩脚的普通话跟我说:“老师你不要生气,我们开玩笑的”。

      我示意姑娘坐下,她眼里有泪花。后来我一直在回忆那个场景,是什么逼出了那种洪荒之力,脑海里回荡的都是那句“你们老师让我来的,你们凭什么让我走。”


      是啊,我是一名老师,站在破旧的讲台上,就该是一面不倒的旗帜。


(四川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 胡建煜)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18-11-19 02:46 , Processed in 0.057786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顶部